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IPv6演进之路多坎坷亟需政府明确商用时

时间:2018-08-30 18:37:45|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IPv6演进之路多坎坷 亟需政府明确商用时间表

C114讯 4月18日凌晨特稿(李明)狼真的来了!随着最后一批IPv4地址资源分配完毕,全球势必将在2011年共同面临无IPv4地址可用的难题。IPv4地址的耗尽将会严重制约全球互联的快速发展;对中国而言,IPv4地址的匮乏也将严重影响我国互联的普及、络新业务和新应用的开发及规模性部署。

为了应对IPv4地址枯竭这一局面,业界公认向IPv6过渡是目前国际应对IPv4地址资源短缺相对成熟的有效措施。然而,IPv6诞生已有15年之久,目前所取得的成绩与原先期望存在巨大落差。在近日举行的2011年全球IPv6高峰会议上,有专家指出,产业链的不匹配、政府尚未明确宣布IPv6商用时间表是制约IPv6快速商用的主要因素。

狼真的来了

之所以要从IPv4向IPv6演进,主要是因为现有的IPv4地址资源已濒临枯竭。2011年2月3日,国际互联名称和编号分配公司(ICANN)宣布最后一批IPv4地址资源分配完毕。这意味着,全球将在2011年共同面临IPv4资源耗尽的问题。

其实,早在15年前就出现IPv4地址将要耗尽的警告,现在狼真的来了!为了应对IPv4地址枯竭这一局面,业界纷纷采取行动。

例如,通过地址交易,购买IPv4地址。2011年3月24日,北电络以750万美元的价格向微软出售了666624个IPv4地址,相当于每个IPv4地址价值11.25美元,然而这种做法只是治标不治本;此外,解决IP地址不足还可采取私有地址方案,它不要求终端、络和站做任何改变,只需要在靠近用户侧加装NAT,但该种方案不支持SIP类的应用,同时增加了对用户管理的难度,不利于互联的长远发展。

在走了一段弯路之后,业界公认向IPv6过渡是应对IPv4地址资源短缺相对成熟的有效措施。IPv6拥有极大的地址空间、等级的有效的选路方案、标准化的IPsec加密机制、对移动性和QOS的支持等多重优势。

原来的IPv4可以提供43亿IP地址,而IPv6所提供的IP地址比IPv4多40亿倍,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IPv6能够提供的地址数量可能使全球不再经受IP地址缺乏的苦恼。中国互联协会副理事长高卢麟充分肯定了发展IPv6的深远意义。

全球启动IPv6演进计划 中国形势最为严峻

目前,全球各大运营商已启动IPv6迁移相关工作。法国电信2010年完成了IPv6演进方案制定,已经在波兰和法国开展IPv6试商用,并将在2012年正式商用;日本NTT DoCoMo已经建立覆盖全球的双栈骨干,提供双栈接入业务、IPv6 IPTV业务和IPv6 VPN等业务。

就国内而言,我国IPv4地址的年使用数量增速平均为43.7%,大大高于全球19%的平均增速,平均每用户消耗1.2个IPv4地址,地址压力较大。按照可申请IPv4地址和业务发展来看,未来个月中国运营商将无可用IPv4地址

IPv6演进之路多坎坷亟需政府明确商用时

在高卢麟看来,中国是互联用户最多的国家,也是最迫切需要开发IP地址新资源国家。中国已于上世纪90年代启动中国下一代互联研究,并于2003年启动下一代互联示范工程(CNGI)的建设,目前,该工程覆盖了20个以上城市,60节点300多个驻点经过几年努力已经建成世界上最大的IPv6骨干络。高卢麟说。

产业链不匹配制约IPv6商用

为了推动IPv6的快速部署,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已要求三大电信运营商在相关络基础建设中要求设备具备支持IPv6的功能。

对此,中国联通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唐雄燕表示,无论如何,运营商都应当担负起为IPv6发展提供基础络环境的。但与此同时,运营商IPv6发展将面临投资回报问题、驱动力问题、技术问题等多方面挑战。

IPv6并不是可以带来明显收益的投资,现阶段用户和应用都是基于IPv4,用户关心的是应用而不是地址,而应用商关心的是用户和市场,监管机构关心的是安全,因此大规模IPv6络改造的市场驱动力不够大。唐雄燕说。

就技术而言,由IPv4到IPv6的过渡技术已被大浪淘沙收敛为三类,分别为DS-LITE、NAT444和6RD。具体来看,DS-Lite方案适应IPv6流量不断膨胀特征,长期优势较明显;NAT444方案技术成熟,但两级NAT可扩展性存在制约,面临二次升级;6RD方案则适合初期小规模的试点部署。因此,从技术和实践来看,前两类技术方案更适合中国运营商。

往往技术不会成为瓶颈,产业链协同发展更为困难。IPv6演进涉及络、终端、应用、支撑等多个环节,其中,终端和应用的改造非运营商所能左右。因此,IPv6市场培育仅仅依靠单个方面很难奏效,需要产业链各方共同努力。

终端的支持不力将会从根本上延误IPv6的商用进程;而业务应用的不足则会影响整个络向IPv6的迁移。产业链协同不力,意味着从IPv4向IPv6迁移的过程将非常缓慢。中国移动技术部副总经理魏冰表示。

究竟是先建络,还是终端及应用先行?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再次成为产业链各方争论的焦点。对此,华为中国区络MKTG总工徐小兴表示,运营商络先行开启IPv6,终端和应用跟迚是IPv6普及应用的较佳顺序。

政府应尽快给出IPv6商用时间表

然而,美好愿望的对岸往往就是残酷的现实,面对投资回报比的现实问题时,产业链各方都表现得犹豫不决。因此,在产业链协作不力的情况下,政府出台强制性规划措施就显得尤为重要。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表示,从IPv4到IPv6如果不算一次革命也算一次大的转折,在全球最大互联用户的中国无法回避这一过程,我们需要与国外合作,但我们没有时间等待别的国家先走。

CNGI已经实践多年,对IPv6中国也有了一些研究和产业基础。邬贺铨呼吁,现在需要政府明确宣布IPv6商用时间表,给运营商以明确信号,避免企业误判政府意图而走私有地址之路。

同时,政府应出台政策鼓励政府站和影响大的站尽快支持IPv6的访问,国家的科技计划项目加大对IPv6和下一代互联的研发及产业化支持力度,重视对与IPv6有关的标准化工作部署。邬贺铨补充道。

据C114了解,今年6月8日,世界互联协会将与几大组织一起举办世界IPv6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IPv6的24小时连续测试。包括中兴通讯、华为、思科、facebook、google、YAHOO、Juniper等在内的数百家企业将参与其中。

此外,百度系统部高级经理、IPv6络负责人张诚透露,百度将于2011年第三季度通过域名正式提供IPv6访问服务。腾讯公司络架构中心总监、专家工程师、首席络架构师侯金刚表示,腾讯在向IPv6演进方面已经完成了基础架构侧的技术方案测试和验证,初步完成了试点平台的搭建,下一步重点是接入实际的IPv6运营,加载腾讯的业务,站和朋友平台会第一个上线。

邬贺铨表示:2011年对IPv6和下一代互联是极其关键的一年,在向IPv6过渡中,中国应当为世界互联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