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垄断剑指央企电信联通冤不冤

时间:2018-08-04 18:30:27|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垄断剑指央企 电信联通冤不冤

国家发改委对山东潍坊两家药企开出的700万罚单,让反垄断一词重归公

其实,在三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正式实施之时,反垄断一词就曾引发过不小的讨论。然而,三年过后,有人称反垄断法高高悬挂,却从未出鞘。

而事实上,在发改委披露山东两家药企被处罚之前,另一个反垄断调查已经在进行。

11月9日,发改委反垄断剑锋已经首次指向了央企――电信和联通。

是不是冤大头

我好想哭啊,我只能装一家的有线电视、用一家的电、使一家的煤气、以别人商量好的价格加两家的油,价格一天天飞涨的时候,没有人说垄断;当有一种业务几家运营商比着提速、比着降价的时候,却有人说,你垄断了!谭颖是一名联通的员工,当听说发改委正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进行反垄断调查后,她在微博上写道。

11月20日,家住张店的于女士被广电的客服提醒,她家的宽带费用已经到期,需要尽快缴费。

一段时间以来,于女士恰巧关注着电信、联通涉嫌垄断案,接到之后她突然反应过来。对啊,我家用的是广电的络啊!这也没有垄断嘛

根据发改委通过央视的披露:今年上半年,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接到举报后,就立刻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展开了反垄断调查。调查的主要内容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宽带接入及间结算领域,是否利用自身具备的市场支配地位,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市场等行为。

关于到底谁是此次反垄断案的原告,业界已流传多个版本。一种认为这来源于去年的中国电信清理流量穿透事件。

据了解,所谓流量穿透事件就是一些公司在中国电信购买带宽后,并不自己使用,而是转手卖给铁通、广电等弱势运营商赚取差价。

尽管如此,弱势运营商获得接入带宽的价格仍远低于中国电信的结算标准,往往能低至30万元/G /月甚至更多,这导致去年中国电信清理流量穿透事件,结果,铁通的带宽出口20%被中断,大量用户退。

除了铁通之外,广电则被认为有更大的嫌疑。

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这主要是因为2007年广电在全国各地开始数字电视整体转换工作的同时进行了广电络的双向改造,广电的有线电视络遍及城镇每家每户,被视为未来电信运营商更大的竞争对手

垄断剑指央企电信联通冤不冤

,但目前情况下,广电没有任何骨干,无力与电信和联通竞争,因此希望推动政策上遏制电信和联通,显然是广电的一种诉求。

该不该罚

若先不说各方利益在此案中的博弈,那么按照《反垄断法》,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该不该受罚?根据我国相关法律法规,被认定利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企业将被处以上一年度营业额1%―10%的罚款。对中国电信来说,互联收入一年大约为500亿,中国联通一年大约不到300亿。

这中间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对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山东元泉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敬涛介绍,根据《反垄断法》十八条的规定,应当依据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以及相关市场的竞争状况;该经营者控制销售市场或者原材料采购市场的能力;该经营者的财力和技术条件;其他经营者对该经营者在交易上的依赖程度;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的难易程度等各种因素。《反垄断法》的第十九条还列举了三种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情形: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两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的;三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的。李敬涛说,发改委的调查应该也是针对这些方面来进行。

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权威人士表示,这两家公司宽带业务占全国的90%,已经形成垄断,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副局长李青也向媒体透露,已基本查明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互联接入市场上,肯定是具有支配地位的。在这种情况下,两家企业利用市场支配地位,对跟自己有竞争关系的竞争对手给出高价,没有竞争关系的企业,两家公司给出的价格就会优惠一些,这在反垄断法上叫做价格歧视。

进步还是退步

根据事件发生一段时间来的各方声音来看,不少央企已怀有惴惴不安之心,生怕反垄断之声向自己蔓延。

不过,多数人认为,与处罚两家药企不一样,发改委很难对电信和联通是否垄断下结论。

道理很简单,如果要针对电信和联通这样的大型央企,不是国家发改委一家说了算的,还需要征求工信部等部委的意见,而工信部作为两家电信运营商的母体是不可能拿自己过去的下属企业开刀。一名业内人士分析说。尤其是,目前正处于三融合第二批试点城市核准的最关键阶段,此次状告电信和联通的就有广电,如果真对电信和联通进行处罚,就会使电信业与广电业之间的原有平衡被打破。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都是电信业体制变更的结果,中国电信行业体制变革最主要的成果就是形成了几家激烈厮杀的运营商,他们相互拼得你死我活,使得电信业成为很有活力的行业,如果再从体制上以反垄断为名强行遏制电信和联通,那实际上是一种历史的倒退。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助理刘刚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