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专访IBM老兵从教师到首位女性图灵奖得主

时间:2018-09-30 19:56:07|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专访IBM老兵:从教师到首位女性图灵奖得主

2月28日国际报道 上周三,弗朗西丝·阿伦(Frances Allen),IBM 一位荣誉退休人员成为了美国图灵奖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获奖者。图灵奖相当于计算机科学行业的诺贝尔奖。

阿伦1957年开始在IBM工作,当时,她是一名Fortran(公式转换)编程语言的教师,但后来从事并行计算技术的研究。

她开发的并行处理技术(在多个微处理器上同时运行程序的能力)使得今日的高速计算机得以运行。最近,这位IBM知名的老兵接受了我们的专访,她谈到了计算机科学的未来,以及成为一名被人称为“最伟大一代”的科技业女性应当做的事情是什么。

美国图灵奖首位女获奖者

问:美国计算机协会授予你图灵奖,以表彰你在Ptran(并行转换)方面所做的贡献,但是,作为一名计算机科学家,你认为你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阿伦:Ptran只是我工作的一个部分,它实际上是让用户有能力访问高性能的计算,通过并行处理计算机去获得高性能的计算。

什么样的童年经历让您成为对计算机和科技感兴趣的人?

阿伦:我曾经生活爱非常偏远的农场。嗯,也不是非常的偏远,只是纽约北部的一个乳牛场,没有中央供暖,没有自来水,那还是计算机诞生之前的时代。我真的认为,正是我在农场的生活经历给了我许多痴迷于解决问题的自由。

顺便提一句,这也许和你的问题有些偏题,但是我有一种感觉,它是人们有一天需要去研究的东西。这就是农场。回想一下那些早期参与,进入计算机行业或者建造火箭的男人。当我和自己的一些同龄人会面时,我们谈到了自己的背景,我经常发现,这些人来自同样的生活背景。不是全部,但很多人小时候都是中西部农场中的男孩。

真的吗?

阿伦:是的,需要有人研究一下这一现象。

假如你没有成名,或如你说的,当你年轻的时,你何时意识到,技术工作是你乐于从事的职业?

阿伦:我属于这一行业。我被培训成为一名高校数学老师。我在密歇根大学取得了数学硕士学位,当时,我负了债,IBM的人来学校招聘。我就和他们签约了,因为这可以让我还债。我还一度想回到我最初的喜好:教数学。

你的第一台计算机是什么?

阿伦:是650 ,IBM 650。

作为女性及计算机科学家,你都算得上是一位先驱。现在,如果你才开始工作,你想说的忠告是什么?

阿伦:有时,当你找不到方向时,不要太过气馁。

你知道,早期的计算机时代是一段美妙的时光,因为“计算机科学”还不存在。在你可以做什么方面,还没有许多的约束性想法

专访IBM老兵从教师到首位女性图灵奖得主

。因此,那时具有很多的自由,一段可以尝试不同事情的时期。

而现在,有太多的你无法奏效的认识存在,或者是假定的你无法奏效的认识存在,你不得不知道的更多。早期的计算机时代是一个人可以广泛进行实验的时期。它就象一堵白墙,你可以随意油漆。

你在1957年进入IBM 教Ptran。自从你开始工作以来,职场环境对女性来说已经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阿伦:在我们供职于IBM Poughkeepsie研究中心时,那里有很多的女性。事实上,她们中的许多都来自Vassar以及附近的社区。

很多年后,当我发现IBM 发布了一个名为“我美丽的女士”的小册子时,他们已经在积极的招聘女性员工了。当然,他们积极的招聘许多的人员。但是,没有任何的硬性规定说,你必须这么做。他们只是在寻找具有有趣背景的人。

当您回首过去,作为在一个男性占统治地位行业的女性,你有没有“痛苦的”时刻?

阿伦:哦,男孩!当然有,是的!你知道,60年代的事对于妇女来说是相当的寒冷。

为何?

阿伦:计算机科学在60年代成为了一种职业。计算机科学成为了一门科学,对于招聘来说,这个行业也变得更有组织性,大部分都是男性符合职业需求。职场发生了相当大的改变。

现在就谈谈“痛苦的”时刻。下面的故事我以前没有对任何的说过。我曾经从事一个软件程序的开发,那是在一个非常大型的机器上进行的,它位于IBM一间巨大仓库里面。它当时真是一台猛犸级别的机器!

第一次,我去那里运行我们的程序,我和一帮子小伙子,我们进入那栋建筑,然后全都忽然愣住了。他们说:“哎呀,我们必须要经过男厕所才能进入计算机房间。”那间放置计算机的楼层太大了,而参与相关工作的人也很多,因此,巨大的男厕所正好在中间,以方便人们上厕所。

你是那个小组当中唯一的女性吗?

阿伦:不,当时,我是一名经理。小组当中有四名经理,我们三人是妇女。当时,女性担当了很多的工作角色,非常棒。后来,情况就不是如此了。

在60年代晚期,我记得参加了一个大礼堂会议,很多IBM 的经理都参加了那次会议,我是四名女性中的一员,而那个礼堂里面有100 多个人。

你什么时候看到女性职员人数开始回暖,或者,你看到这种情况发生过了没有?

阿伦:现在,我看到情况正在回暖,但不是普遍现象。

我现在参加会议,或者在餐厅吃饭时,仍然留意男女的比例。我想,大部分的女性会这么做。一开始,我对此并不是太在意,但现在不一样了。

当我逐渐发现身边女性人数越来越少时,我越来越关心这一问题了。我认为行业对此做得不够好,我指的是雇用女性员工的问题。

一些研究和批评人士指出,女性不喜欢科学是因为是这个行业需要加班。你觉得呢?

阿伦:我认为,首先,妇女不青睐理科并不是事实。

医药和生物科学行业都有女性。虽然存在男女比例的差距,但在物理学和化学以及数学领域,女性和男性的比例差距相当接近。

在另外一些领域,女性人数甚至超过了男性。你知道,有人已经说了,在本科生阶段,女学生的数量已经超过了男学生。

我认为,这还有工作年龄平衡的问题存在。我想,职场文化要比职业类型更重要。

你能解释一下吗?

阿伦:很多IBM职员没有一间办公室,他们在家里面工作。事实上,这是技术发展使然,它的效率相当的高。但是,有时候,职场文化却和这背道而驰,有人认为,只有坐在真正的办公室当中,工作很长的时间才算好。

我要说的是,我是IBM研究实验室的职员,那不是我们的职场文化。但是,我们仍然需要碰面,因为,为了解决有趣的问题,我们需要脑力碰撞以及和他人协同工作。

你们行业的很多已经抱怨说,美国正在遭受缺乏合格的技术工人的灾难。有人说是缺乏来自公司方面的激励。有人说是美国教育系统的弊病。你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什么?

阿伦:我曾经参与过美国计算机协会的“职业迁移特别行动小组”的工作,这个问题并没有明确的准确答案。但是,有一点很明显,这就是,许多的妇女并不是IT劳动力的组成部分。如果我们忽略她们,那么IT劳动力就会出现一个问题。

你认为,我们应该采取那些措施令年轻人对数学,科学以及科技更加的感兴趣?

阿伦:我确实没有答案。我的意思是,这是一个非常大,非常难,很难解决的问题。

在科技行业,你以为终生为人们提供指导而闻名。IBM甚至还以你的名字为名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奖项。作为导师,你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阿伦:指导工作就是给与建议,为一些人提供一个场所进行各种决策的讨论。但是,我还成为了一类人的游说客,也就是女性利益的发言人和游说者。

调查显示,大的软件公司,他们的离岸外包的工作越来越多。作为给那些担心会因为这种趋势加剧而最终失去工作人的建议,你要说些什么?

阿伦:我要告诉他们,最有趣的工作还在国内进行。这是事实。只有呼叫中心一类的工作流向了海外。

过去,我们需要解决许多的问题,方方面面的,象机器的,架构的,全部的东西。现在,我们的更多任务是整合低端方案,并将各种数学信息放在一起的问题,想来自金融,来自商业建模方面的信息。

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将所有这些东西整合到一起,建造PC,以便它们能够一起工作。这只是众多尚未流向海外进行处理的工作之一。

你能够举出另外一个例子吗?

阿伦:在医疗行业,象管理病例记录以及整合它们的工作,数据提炼,找到合适的药物,或者,判断病人的病症类型。这里有很多需要做的工作,需要相当多的创新与整合。

沃尔玛也是如此。这家公司由于使用了个人管理,财务管理,库存管理,供应链管理等等类似的东西,他们的工作效率提高了。

因为图灵奖,你获得了10万美元现金,用这笔钱,你有什么特别的计划吗?

阿伦:是的,我准备用它来成立一个贫困人口教育基金,我将直接参与管理这个基金,这个基金将尤其针对年轻女性,但是并不只针对女性。我已经去远东地区游历了多次,那里的部分区域,人们上四年大学的费用,从我们的角度上讲解不算昂贵,但是,当地的年轻人却承受不起。

我的一次去蒙古的旅行激励了我,那里,很多游牧民族的小孩是孤儿,还有在不丹,那里只有一所大学教授计算机,学生人数也不多。

你还是一位登山爱好者,美国登山俱乐部及加拿大登山俱乐部的会员。你是否认为,有一个运动的爱好对于平衡诸如计算机科学这样的脑力职业相当的重要?

阿伦:我不知道它是否能够帮助每个人。但是,登山让我保持活力。我喜欢探险一类的事情,那是我的自我的一部分。我喜欢探索新方法,新空间以及世界遥远的角落。我已经去过西藏高原,也曾游历过不丹和蒙古。我喜欢观察的,正是我们身边这些奇妙之地。我喜欢挑战,但那并不是适合每个人。

你下一个目的地是哪里?

阿伦:我准备去一趟印度。我想利用这次得奖的机会,让我有一些改变,或者,至少向人们带去妇女也有成功机会,技术行业也有很好的发展机会的讯息。因为,我认为,我们正在接近一个计算机时代的开始。

具体呢?

阿伦:我认为是计算机语言的改变,计算机语言对用户来说将更加的友好。

我并不是单指用户界面本身;那方面有很多的专家。但是,我们建造了性能相当高的计算机,它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型,不是指体积,而是说他们的性能。我们要找到让它们更好用的方法。我实际上已经参与了这些东西的建设,我们将继续从事这方面的研究。

作为图灵奖历史上首位女性获奖者,你还有别的话想对人们说吗?

阿伦:我要说一件事。我如此成功的一个原因是,我有如此多的好同事。我的意思是,这是一段非凡的经历。我当然希望每个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因为这确实让职场,让工作的成果焕然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