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Hotmail创始人第一桶金和灾难般的创

时间:2018-08-05 19:30:35|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Hotmail创始人:第一桶金和灾难般的创业

作为印度第一位“技术企业家”名流,沙比尔巴迪亚(Sabeer Bhatia)的地位堪称完美无缺。这位斯坦福大学(Stanford)毕业的工程师与他人联合创办了Hotmail,并在1997年12月以3.95亿美元的价格将Hotmail出售给微软(Microsoft)。三十来岁的巴迪亚倍受媒体追捧,而印度宝来坞(Bollywood)电影界和那些技术奇客(geeks)也一样对他着迷不已。

巴迪亚所在的一间初创公司的合伙人约根什帕特勒(Yogesh Patel)称:“坦率地说,这个同样偶尔突发奇想的名人伙伴在我眼中就是一项营销资产。”

他们两人合作创立了两家初创公司,标志着巴迪亚开始进军博客(blogging)世界。其中一家是互联服务公司,本月开始投入运营。这两家具有诱人前景的公司,将巴迪亚带入离开微软之后最繁忙的创业时期。巴迪亚1999年2月离开微软开创自己的事业,并为打开“金手铐”(golden handcuff)交纳了3000万美元的违约金。

“我正处于现实世界的问题与能解决问题的技术能力的交汇处,” 巴迪亚称,“创业是一座独木桥,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你经常独自一人,只有思想的力量与你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自信最重要。”

在Hotmail取得成功之后,巴迪亚的自信常常受到质疑。与此同时,作为一个独立的创新投资者,他的“成就”将验证他离开微软的决定是否正确。Hotmail是最早的免费电子邮件服务,曾被视为第一轮互联热潮的象征。而他当年离开微软,理由乃是公司文化磨灭了他的创造力。

他的首个独资企业简直是个灾难。创建于1999年的Arzoo试图建立一个虚拟课堂,由专家们回答企业和个人提出的科技问题。事后看来,Arzoo的创建时机(在互联热退潮之时推出)、采用的技术(未得到实践验证)和招募的雇员(被公司的雇主所吸引,而非公司的模式)都有问题,就像一个糟糕大杂烩。

巴迪亚表示,他自己出钱投资了800万美元,又另外筹集了700万美元。在美国雇用50个程序开发人员,每月成本高达50万美元。当巴迪亚熬过艰难的24个月之后宣布“我受够了”的时候,Arzoo几乎没有创造收入,更别说盈利了。

他承认,Arzoo的经历使他能更准确地辨别机遇所在。但他反对这种观点:他的“富翁”地位已使他转变成一个投资者,弱化了他作为创新者的身份。

巴迪亚表示:“我的角色是‘创新者-创始人-支持者’。这种角色令我可以贡献我的点子,并充分利用我的人脉关系。你知道,风险资本家的作为有限,而且也没意思。我非常喜欢提出好点子,并希望将其付诸开发。当投资开发一项优秀的知识产权时,即使当时没有市场,你也知道总有一天会有市场。这就是好点子的力量。”他认为,这一方法正在他新的业务组合中发挥作用。

这个组合中的第一项是美国的Navin Communications。巴迪亚在Arzoo关张之后购入了这家公司的少量股份,之后,为了排遣失望之情,他休假12个月(他把这段时间用来旅游和提高高尔夫球技)。Navin由一批在美国的印度投资者拥有,公司最初是设计互联语音信息系统,之后创造了一种高速方法,从数据库中实时接收数据,并把这些数据以文本信息模式传回到。巴迪亚的业务组合中还包括VoiFi和,它们和Navin一起,构成了巴迪亚的私有资产投资组合。VoiFi是一个连接印度和外部世界的互联平台,其中还有一些本地游戏。

每项业务都反映了巴迪亚评估机遇的方法:产品必须有广阔的市场;技术必须能“优雅地、毫不粗糙地”解决问题;而且,他本人必须与未来的合伙“创新者”一拍即合

Hotmail创始人第一桶金和灾难般的创

。然而,作为他关闭Arzoo之后投资的第一个公司,Navin还是出现了人事悲剧。(迄今为止,他已经向那个公司投入500万美元,其中部分资金用于支持孟买的50名工程师进行产品开发。)他雇用了一名受到大力推荐的首席技术专家,结果却发现人际关系一团糟。

他说,用那样的方法来学习人力资本是科技行业最重要资产这一真理,确实耗时而又昂贵。

约根什帕特勒作为首席技术官加盟Navin,解决了Navin的人事问题。该公司目前由巴迪亚本人掌控。他们二人“一拍即合”,并合作创建了VoiFi。VoiFi可以使全球各地的电脑用户拨打印度固定或号码,一分钟只需1卢比。

同样,“blogeverywhere”也是建立在私人交情上的一种合作。通过硅谷颇具影响力的印度人际,巴迪亚结识了生活在美国的印度人希拉兹坎加(Shiraz Kanga)。巴迪亚对这位思科(Cisco)前工程师的提议颇感兴趣,但是,当坎加要价500万美元开发产品时,他的回答是:“不”。

巴迪亚当时说的一番话,体现他作为投资者的另一个宗旨。“我说‘来印度吧,我们在这儿一起开发这个项目,但只需要花200万美元。’”

正如硅谷大部分集企业家与技术专家于一身的印度人一样,对于他的祖国,巴迪亚也信奉两条真理。首先,印度的低成本对于新科技公司至关重要。这意味着,新的创意能够由硅谷的印度支持者推向印度。

其次,印度将成为继美国和中国之后,未来最大的市场之一。从婚庆服务到电子商务等各个领域,将存在各种各样的机会。

巴迪亚表示:“电信成本的下降推动了移动通信领域的革命。宽带成本必须大幅下调,因为这将推动大量的经济活动。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跨越(印度)数十年经济增长缓慢的鸿沟。”

不过,印度的“激情”因以下迹象而有所缓和——班加罗尔正成为1999年的硅谷:当时,招聘就意味着争相提供富有竞争力的报价。浦那是一个规模稍小的工业小镇,尚未受到班加罗尔那种薪资不断上涨和基础建设停滞的影响,这正是blogeverywhere选择那里为根据地的原因之一。

巴蒂亚的投资组合也反映了他另一方面的想法:他只投资于产品,而非在印度工业中占主导地位的IT系统维护等服务。他对于自己缺乏限制产品开发的“勇气”感到遗憾,因较长的开发周期,会使那些习惯于在项目启动3个月内获得收入的公司面临风险。他表示:“我已作好准备,为一个想法投入两年的时间。”这种态度,加之他显然具备的名人身份,使他在印度科技业巨头中显得卓而不凡。